阮白

学鸠.:

汤不热上画手的图!!
我社保!!!救命啊啊啊啊啊杀人了

【冰火】今天喜欢的太太更新了吗?【冰火番外】

Ha。:

      *冰火番外,有天使夜,微牌快和狼队。


      *少女漫狗血套路。


      *ooc,没文笔,如有哪里写得不好,请多多包涵。


      日子一天天过去,所有风言风语似乎也在渐渐落定成实,比如——Bobby其实追John好多年啦,Bobby的初恋其实就是John,以及,其实John也喜欢Bobby。


      John简直要掀桌子了——这些流言蜚语都是些什么鬼!!他才没有喜欢Bobby好吗?!他只是越来越习惯于某些小动作——在上课时忍不住往Bobby的方向偷看,在Bobby面前下意识与身边的女孩子保持距离,会在和朋友的谈话中,心里下意识地拐七八个弯联想到Bobby……诸如此类。


      直到有一天,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时,John刚吃完东西,脸上粘上了酱汁,Bobby用餐巾纸为他擦了一下嘴角。John习以为常,继续吃东西,但他无意间看到其他人意味深长的目光,才意识到他们刚刚的举动多像一对情侣。


     这样不行!


    John一下子就否定了刚刚冒出来的想法,并决定把其他人的同样想法也要扼杀。







     一天放学回家,John抓住时机,一股溜儿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Bobby,你不觉得咱们这样很奇怪么?”


     Bobby听了John的话,微微侧头看向他:“嗯?”


    John握紧手里的汽水罐子,冷气化成一粒粒的水珠,冻得John指尖发麻:“就是……咱们现在的这种关系……还有相处方式。”


    Bobby想了想John口中所指的“这种关系”:“……你是说,朋友?”


    “没错!!朋友间才不会这样……”这样暧昧。John见说到了点子上,很欣慰地点点头。


    “是吗?我倒觉得很正常。毕竟我有说过我要追你,之类的话呢。”John一下子无话可说,因为Bobby确实说过。


     “不对啊!!就算是这样说,我又没答应你!”John反驳道。


     Bobby看着John有些气闷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伸手,握住John的手,看着John的眼睛:“没关系啊,我可以等。”


     等你喜欢上我的那一天。


     脸在发热,心在加速。肌肤相触的柔软,手指交握的温暖,一点一点由指尖散扩至全身,最后落到心脏里,汇成潺潺流动的泉流,所过之处都变得柔软芳香。


    John突然缩回手,低着头,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今天我先走了。”


    Bobby觉得John有些不对劲,但没等他问出口,John已经跑远了。他或许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平常会说的话而已。但对于John来说,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异样感情,轰然而至了。







      作为John的前桌,Jean敏感地发现John最近有些不对。她在John今天第五次发呆时,终于忍不住转过身,用笔敲了敲John的脑袋:“喂,你还好吗?”


       John到处发散的思维终于被Jean敲回来了。他看上去吃了一惊:“怎么了?”


       “你最近怎么了?”Jean歪着头,迷人的红发因她的动作而略略垂下一个美丽的弧度,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你看上去很没精神啊,没关系吗?”


        “啊?有吗?”John一副毫不自知,恍然大悟的样子,“大概是最近太累了?”


        “真的?”Jean的眉尖蹙得更深了,“需要请假吗?”


       John讪笑着摆摆手:“不用。过会儿就好了。”


      Jean狐疑地看了John一眼,但终究还是转回了身子。John心底松了口气,他撑着下巴,眼睛又要往Bobby的方向飘忽,但他很快醒悟他在干什么。John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放清醒点John!!你在干什么啊!!


      恰好这时下课铃响了,打断了John的胡思乱想。John站起身,他看到Bobby也随之动作,想向他走过来,但很快被一些女孩围住:“Bobby,下课后有空吗?”“Bobby,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Bobby看上去应接不暇。


     John收回目光,收拾好软质的笔记本,与Jean说:“Jean,等下的课我不上了,帮我和Alex说一声。”


     突然被点名的Jean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着John远去的背影,呆呆地应了一声:“啊?……噢。”她看着John把他自己最喜欢的棕红色格子外套(Scott私底下吐槽过这个奇特的品味)以蹂躏一般的力度甩在手臂上;再回头看看Bobby,一副看着John离开的身影欲言又止的焦急神情。


     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Jean饶有兴趣地想。







      现在充斥着John大脑的东西是什么?愤怒,对,差不多就是那种东西。他真想对着路旁的枫树来上几脚,但他胆敢做出如此无礼的事,不仅他自己会唾弃自己,Eric那个老男人也会让他自己一个人把整个Lasen路(学院的一条主干道路)的花圃扫一遍。他很快忿忿地放弃了这个想法。


     心中郁气难消,又无处发泄,John感觉自己就是个快要爆炸的气球。但仔细论来,John觉得自己这气来得莫名其妙——若说是看到因为Bobby和其他的女孩儿在一起,他又有什么资格、立场生气呢?何况现在,John连自己以什么身份待在Bobby身边的,他自己完全搞不清楚。


     若说是朋友,哪门子朋友会天天捧着你的脸拉着你的手跟你深情款款地说:“我喜欢你。”?再不然是恋人,John立刻否决了——怎么可能!就算Bobby真有意,他也绝不答应!又或者两者皆不然?


     John被自己搞晕了。


    想着刚刚Bobby与女孩儿们谈笑风生的模样,John本该觉得理应如此。但一想到这样的画面,顿时心生气闷,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正走着,突然听到一阵吵闹——John走的路本来就比较偏僻,又因周围树枝繁茂,所以有情侣在此约会也属正常。


     John本来是不想管这闲事,坏就坏在他听出了那其中一道声音——Kurt!另一道是稍显低沉的男声,两人间的气氛似乎有些紧张。John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还是决定听墙角。


      John曾无数次抱怨这条因选修课而不得不走的偏僻道路,换作平常,他能随口拎出十个这条路的不好来。但现在,John却无比感激这条路的偏僻少人——毕竟被人看到听墙角也是件十分丢脸的事。


      “Warren,我不想和你吵。总之,以后你不要过来找我了。”


      “Kurt,我真的……”


      “Warren,我不是说以后我们断绝关系的意思,我们还可以做朋友。”


      Kurt和Warren!John觉得这次听墙角简直是听对了!凭他这几个星期观察Warren对Kurt的态度——Kurt,Warren根本不是只想和你做朋友啊!


      “Kurt,你在说什么?”John不用去看Warren的脸,都知道现在他的表情该有多复杂。“难道你一直把我当朋友吗?”


      “难道不是吗?”Kurt,你把他当兄弟,其实他想上你。“Warren,我知道当初我帮了你,你是想为我做点什么。完全不需要啊,帮你并不是需要什么理由与报酬,只是因为想要帮你,就这么做了而已。”
      
      John听得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了?可没等他再听,那头便没了下文。树丛一阵簌动,John赶忙往旁边一躲,还没等他站稳,便看到Warren一脸气结地走了出来。


      确定Warren走远后,John转身去找Kurt。


      Kurt听到响动,回头一看:“John?”


      John有些尴尬地挠挠头,毕竟他无法解释为何他在这里:“……你还好吧?”


      Kurt眨了眨眼睛,失笑说道:“现在明明是你更一脸纠结吧?刚刚你都听到了?”


      一下子被人看穿,John窘迫的摸摸鼻尖,点了点头:“不好意思啊……”


      “没事。”见John承认了,Kurt也不恼,就地坐下了,拍拍身边的位置,“坐吗?”


      John纠结着走过去,他不太适应坐在草地上时刺扎的触感,尤其到了冬天,柔嫩的草尖都落成了粗糙的草根,更是扎人,但最终还是忍受着坐下了。他抬眼看到Kurt的眼睛红红的,又想起刚刚两人的对话,心底有些不安:“你和Warren怎么了?”
       
      Kurt耸耸肩,语气平静地说:“没什么,但是我好像惹Warren生气了。”


      John烦躁地揉揉头发——他并不擅长这种感情问题啊!


      还没等John苦思冥想出该如何安慰Kurt,Kurt便又开了口往下说:“John,我好像完了。”


      John眉毛向上一挑,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一副大惊失色的模样:“你…你说什么?”


      Kurt把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入双膝间,声音闷闷地从胸口传来:“一想到惹Warren生气,他以后说不定再也不会理我了,我就觉得好难过。”声音微微一哽,“怎么办?我好像难过得无法思考了。”
     
      John此时脑袋里乱作了一团浆糊,林间伏响的鸟鸣搅得他心烦意乱。他张口结舌:“Kurt……”可剩下的语句吞在肚子里,怎么也吐不出来。


      “若是你呢?”Kurt稍稍抬起头来,露出一只眼睛看着John,“若是Bobby有一天也离开了呢?”


      “……”John抿着唇,手指紧攥着身下的衣物,连上面蹂满了草根也没有发现。


      John不喜欢Bobby,在他们见面时,John就如此认为了。John无数次想过逃开Bobby,直到现在,他才发现,如若真有那么一天的到来——


     “John?”Kurt见John不回话,有些担心地拍拍John的肩,“你还好吗?”


     “Kurt,我有点搞糊涂了。”John呆呆地捂住脸,“说真的,我曾无数次想过有朝一日能够摆脱那家伙。但就在刚才,我却觉得无比的难过。”John勉强上拉着嘴角,强挤出一个笑容,“不仅如此,刚刚我竟然还为他亲近别人而感到莫名其妙的气愤。我,是不是变得奇怪了?”


      Kurt安静地听完John的话,盯着John的眼睛,苦笑着说:“John,那不是奇怪,是恋爱啊。”


     透过树缝的阳光晃得John眼睛疼,他用力眨了一下,仿佛这样眼睛里的蕴起的水汽就能消失。John移开目光:“我……和Bobby吗?”他把自己陷入一个苦恼又无望的境地。John抓住了自己的手臂,挤出几声干笑来,而后又被糟糕的心情冲没。


     Kurt看着John深深蹙起的眉尖,也明白了几分。他轻笑又无奈地揉了揉John的头发:“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啊,都把自己扯入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里。”


      John拍开Kurt作乱的手,即使Kurt是在安慰他,他也忍不住朝Kurt翻了个白眼:“恋爱真是件麻烦事啊。”


      “是啊。”


      两人呆坐了一会儿。


      Kurt抬头看看原本澄明的天空,现在已经铺满了厚厚的云层。他回头与John说:“走吧?”


      “嗯。”








      “……”


      “John……”


      “John!”


      John一下子被拍醒了。他睁开眼,揉了揉眼睛,生理性泪水沁了出来模糊了视线:“嗯……我这是在哪?”


      眼前的人逆着光,暧昧不清的光线落在他银色的软发与不甚清晰的眉眼上。那人伸手捏了捏John脸上的软肉:“已经下课了好吗?可以回家了哦。”


      John费力地从混乱不清的脑子里翻出刚刚的记忆——他今天下午是在上选修课来着,和Peter一起。John打了个呵欠:“我睡了多久?”


      Peter翻了个白眼:“你还好意思说?你差不多睡了半节课。要不是我替你打掩护,Francis那个女魔头绝对会让你多做一倍的作业。”


      John毫无诚意地拍了拍Peter的肩:“谢了。”


      Peter闻言又翻了个白眼,收拾起东西来。


      外面已经夕光余下,层层叠叠地染着翻卷的云边。


     “好冷……”John把自己缩成一团。Peter突然想起什么事来,转身把笔记本子盖在John向上仰的脸上。


     “好痛!”John气闷地扯下脸上的本子,“打伤我的脸,以后大众男神就又少了一个了!”Peter调笑说:“不会的,你脸皮那么厚,这么点力度伤不着你的。”这次轮到John翻白眼了,他没好气地说:“所以呢?你要是没有正经事,我可要报仇了。”


      Peter指了指身后的窗外:“Bobby刚刚来找你了,他在Kursno(学院的一个门口)等你。”


      John慢吞吞地站起身,嘴里抱怨着“好麻烦”之类的话:“那他干脆在这里等我啊?跑那么远干嘛?”


      Peter翻了个白眼,道:“他在这里未免太引人注目了。”说完,声音一顿,“啊,对了。提醒你,迎新晚会快到了,你也趁这个机会邀请Bobby吧?”


      “哈啊?”John把书包往肩上一甩,语调拔高道,“谁要跟他一起啊!”


       Peter盯着John甩摆而去的衣角,John,刚刚…是笑了吧?




    
       冬天的风刮起来带着刮肤的疼感。因奔跑而发汗的身子完全冷静不下来,John完全忽视了气管呼吸不足的炙痛感,只想向那人的方向奔去。


        待那个熟悉的小南门渐渐靠近、放大,John看到旁边草丛树立着的破旧的“请勿踩踏”的木板,看到一簇一簇盛开的白花,看到树影婆娑,但所有这些美丽的景色都比不过那微微倚靠着白墙上的人。


        “John。”Bobby站直了身子,眼睛微微眯起,深深浅浅都是笑意。


        扑通。John觉得心脏好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还在与Bobby闹别扭,欣喜的心情一扫而空,转而不知道说什么了。


        Bobby似是没看出John的纠结,走到John的身边:“走吧?”


       “啊…嗯。”John如梦初醒,点了点头。但很快一件更另他纠结的是——Bobby握住了他的手。


       “Bobby……”John满心复杂地开口了。


       “嗯?”前方那人微微侧头,传来一声好听的鼻音。


       “你很冷吗?”John指的是两人相握的手,“都沁出冷汗了。不会不舒服吗?”


       Bobby轻笑着回头:“能够和Johnny在一起怎么会感到不舒服。”


       John愣愣地应了一声,过后脑袋才转过弯来,有些羞恼的说:“再叫我Johnny,小心我揍你啊!”


       Bobby看上去毫不在意地笑了几声。橘黄色的光落在少年好看的眼睛里,唇角翘着好看的的弧度。


       John看得有些愣神。不知何来的一股莫名的情感把他淹没了。


       Bobby感到John抽回了手,有些疑惑地回头看着John:“怎么了?”


       John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Bobby以后的女朋友肯定很漂亮吧。”


       Bobby只当John和平时闲聊一样说话,他轻叹了口气:“John……”


       John没等Bobby说完便打断他:“我说你,不要再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了,这会让女孩子远离你的啊。”


       “你……”


       “还是不要花太多时间和男孩子在一起比较好吧。多结交一些女孩子会更好吧。”


       “John?”


       “说起来,迎新晚会也快到了,Bobby长得很好看啊,要是想要舞伴会很容易的吧。”


        “John!”Bobby第一次用如此重的语气与John说话,John不由声音一顿,一愣。Bobby握住John的手腕,眉尖蹙得极深:“John,你从刚才开始就在说什么啊?”


         “Bobby,”John想挣脱Bobby的手,但Bobby使的力气太大,他挣不开,“你冷静点啊。”


        Bobby手下愈发用力,连带着声音都低了好几度:“John,是你该冷静点。我先送你回家。”


        “你先放开我!”John用力甩开Bobby的手,嗓音带上了尖利的感觉,“Bobby,不要再玩闹了,快点结束掉这段莫名其妙的感情比较好吧?这样你我也不必再烦恼了不是吗?”


        Bobby盯着John,专注得让John心里直打鼓:“你一直都认为我在玩闹么?”


        John无法从Bobby的神情窥出什么另外的情感来,但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会把一切搞砸。他把目光移开,像要掩盖什么似的攥紧了书包的带子,低下头:“我先回去了。Bobby你也早点回家吧。”


       John落荒而逃了。他强迫自己忽视紧黏着后背,搅得他心烦意乱的目光。John加快了脚步,一刻都不敢停留——要是被Bobby看到他现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就完蛋了。


       说好的想让Bobby离开呢?John眯着眼睛,夕阳投入眼中变得水雾交叠。


       心跳啊,快点平息下来吧。








       迎新晚会的日子将近了。John有意躲着Bobby,Bobby也越来越少见John。同在一个班里,两人在一起的气氛尴尬得快凝结了。


      千欢百无聊赖地撑着头,手里的笔转个不停,她突然发问:“话说,大家都找到舞伴了吗?”


     Scott耸耸肩,专注于手中的笔记,头也不抬,回答时却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我无所谓。反正Logan那混蛋要去忙舞会的置办事宜,我随便逛逛就好了。”


      千欢挑了挑眉,心下腹诽一声,最后还不是会黏到一起。她转了个目标:“Kurt,你呢?”


     被点名的Kurt一副为难的模样:“嗯……我的社团那边有节目……所以我可能不会有时间去玩儿……”


      “诶……太可惜了。”Jean颇为遗憾地说,“还以为你会和Warren呢。”


      “唔……”John和Kurt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Kurt苦笑了一声。一旁的千欢将两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Jean拍拍一直不说话的Peter,打趣儿道:“Peter,你呢?”


       Peter把头从书堆里抬起来,凌乱的头发有些翘了起来,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啊?什么?”


       千欢有些兴奋地站起身,上身撑住桌子,脸不断朝Peter靠近:“是和Remy吗?!”


       Peter被千欢的动作吓了一跳,有些含糊不清地回答:“啊……嗯。”


       Jean轻松地叹了口气:“恋爱真好啊。”她看了一眼旁边沉默的John,“John,你呢?”


       John听到自己的名字,身体一僵,把脸遮到书本后面:“啊……可能是和Eve吧……”


       Jean记得Eve,那个隔壁班的黑发女孩,追了John很久了,她还以为Bobby出现以后Eve就放弃了呢。但令她惊讶的倒不是这一回事,没等她问出口,千欢先火急火燎地开口了:“那Bobby呢?”


      John把头埋得更低:“你去问他咯……”


      Scott明智地选择岔开了话题:“要不然你和Jean凑一凑算了。反正Jean也没找到中意的舞伴啊。”


       Peter头上的呆毛转了转,笑起来露出虎牙:“那句话叫什么来着……肥水不流外人田!”


      Jean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好啊,现在你们的鬼主意倒是很多。”


      Kurt也表示对Scott的提议赞同:“如果John能和Jean搭伙儿,就不会惹出什么麻烦事儿来了。”John不害怕这种“麻烦事儿”,相反,他倒乐意去招惹它们。以前这几个人中,John的粉红绯闻是最多的了。可这次他却破天荒地点了头。


      后面话题被牵到舞会的服装问题,男孩们无视Peter的反对,一致同意去Peter家换装。女孩们则浸在自己的话题里,不知在谈什么。







      舞会的日子终于在大家日思夜盼下来临了。


      John在Peter家窝了一些时候,最终还是被Peter三人拉了出去。


      John一个人站在Peter的家门前,对把他拉出来的三人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竟然把我拉出来又把我一个人抛在这里!”——Peter被Remy接走了,Scott和Kurt的社团需要帮忙,也匆匆离开了。
      
      John打开手机,恶狠狠地摁了几下,给Jean发去一条短信——他最终还是决定和Jean搭伙了,毕竟两人认识这么久也不需要磨磨唧唧别的东西。


      Jean很快回复了消息——我在已经在礼厅了,你过来就好。


      John差点忘了Jean是学生会的成员,需要帮忙布置会场。John叹了口气,只希望她能快点忙完,别在舞会时把他丢到一边,这样未免显得他太可怜。


      John迈出脚步,突然发现眼前多了些飘落的白点。他抬头一看:“啊,下雪了。”John伸手接住一小枚飘飘而落的雪花,很快它便因为手心的温度而融化了。John握了握手里的湿润,轻笑了一声,想起Jean与他说过,他的手很温暖,很适合握住别人的手。


      可是,现在的他,现在站在街头,手中空无一物。







     当John踏进会场时,他着实要称赞一下学生会的布置了——头顶的灯光从亮到苍白的颜色换成了暖色的橙光;墙壁也铺上了新的壁纸,挂上了绿色与红色相间的花圈,地上铺了红色金边的地毯;礼厅的中间伫着一棵圣诞树,高大的树干与郁葱的枝叶展现着它的健康,树底下掩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盒。这礼堂平时用作集会用,来时总挤满了所有年级的老师和学生,周围还堆了一些派不上用途的杂物,但现在收拾出来,还挺宽敞的——至少是没有视觉上的拥挤了。


      “嘿。”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John以为是Peter他们,有些惊讶他们动作如此迅速:“你们……Eve……?”意料之外,他看到了Eve。John想起之前拒绝人家的热情邀请的事情,他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晚上好,Eve。圣诞快乐。”


      “晚上好,John。真没想到你会一个人在这里。”Eve眯起她蓝色的眼睛,看了看周围,确定John是一个人,“我还以为你拒绝了我是因为有其他更好的女孩子邀请你……或者是男孩子。”Eve最后一句话意有所指。


       John心下咯噔一声,这下惨了,Eve可不是好惹的。John一边在心里无数次祈祷Jean快来救他,一边不得不拼命搜刮脑子以回答Eve的唇枪舌剑:“额……抱歉,我和Jean一起了。她是学生会的又要忙舞会,所以没找到舞伴。你看,她和我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噢,这理由找得真是够好的。John不敢去看Eve奚落的眼神,这些话他听了都想翻白眼——谁不知道Jean的追求者能从南门排到西门?


       Eve看着John窘迫的脸,心里想这家伙几天不见感觉蠢了很多,细长幽美的眼睛倒是一点也不掩饰她此时嘲讽的神情。但她最终还是善心大发,打算放过John:“你跟Jean搭伙了?我还以为你是和Bobby呢。”


       John睁大眼睛:“你认识Bobby?”


       Eve这次真的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拜托,你俩的破事儿你以为你们瞒得很好?”说着,语气一转,以挑逗的口吻说,“不过以Bobby的脸,你以为他的名字能被藏着掖着多久?不过,现在女孩子更关注的是他和你就是了。”


       “我和他?”John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和他什么都没有。”


       Eve精心修饰过的指甲捏紧了高脚杯,她的脸上虽是笑嘻嘻的表情,但John仍感觉她像是捏紧了自己的脖子一般。她幽幽地开口:“总感觉你以前挺八面玲珑的,现在倒像个十足的白痴。”


       “喂= =#”John气恼地反驳了一声,然后被Eve堵了回去:“你知不知道多少人买了你俩的股?你邀请Jean作舞伴的事情一传出来,真是哀声一片啊。”


       “……你到底再说什么,我一点都不想知道。”John总觉得再听下去他就要开启新世界的大门了。Eve漂亮的眸子一抬,唇角带上了点戏弄的意味:“还是说,你怕了?”


       John一下子被噎住,他想要反驳,却不知道如何反驳。他知道他在逃避,可是因为什么而逃避呢?


       Eve无奈地叹口气:“服了你了。跟你费这么多口舌,我新买的口红都要被我吃完了。我告诉你,你就没发现今天少了谁?”


       John在脑海里翻了翻,平常并不敏感的直觉此时却慢慢勾画出一个轮廓来,惊讶却碍于说出口的人。


       Eve恨铁不成钢地跺了跺脚:“你傻啊!是Bobby啊!”


       John张了张嘴,却没说话。Eve被他气得不行:“Bobby连舞伴儿都没请!你真是傻啊!”


       正待Eve还要轰击John此时乱成一团的大脑时,她突然瞥见某个急急赶过来的倩影,耸耸肩:“看来有人过来英雄救美了。我先走了。”说完,又转过身朝John挤挤眼:“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你们要是成了,别忘了请我吃饭。”


       John正奇怪Eve在说什么,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John,你还好吗?”一转头,入眼的是Jean焦急的神情。John想要再问Eve,Eve早已拉着她的舞伴入了舞池,消失在人群中。


        “John,Eve为难你了?”Jean拍了好几下,John才回过神来:“啊?什么?”这让Jean更担心了。Jean叹了口气:“看你现在这么神经大条的样子,看来是没事。我还以为Eve为难你了,毕竟她爱戏弄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John听Jean提起Eve,猛然想到另一个人:“对了,Eve有说,Bobby不来参加舞会了,为什么?”


       本来踏着高跟跑过来,Jean就够吃力了,现在气还没喘匀又被John一句话激得差点晕过去。她抓住John的双臂,把John摇得头昏眼花,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你白痴啊!还不是因为你!”


       John好不容易摆脱Jean的控制,眼花得看着Jean:“我?又不是我不让他来。”


       Jean叹口气,想着这俩人一个笨蛋一个闷瓶,真糟心:“John,你以为我这几天忙到黑眼圈都出来了是为了谁?”


       “学生会啊。”John毫不犹豫地回答,作为回答的奖励是Jean的一记手刃,“好痛……你干嘛!”


        Jean双手环胸:“你还记不记得Bobby说喜欢你很久了?”


        John揉着肚子以减轻疼痛:“好像是有……”


        Jean一挑眉,化着精致妆容的她作出这样滑稽的表情着实有些好笑:“你记不记得你有个青梅竹马?”


        John点点头:“这个我记得。不过你怎么知道?!”


        Jean冷哼一声:“你以为这几天我没事干的啊?”


        John决定懒得跟她计较:“然后呢?跟他有什么联系?”


        Jean要不是现在行装不便,她绝对会再给John来一下:“你还不明白?Bobby是真的喜欢你很久了!”


        绕是John再如何逃避,此时也该明了了几分:“你是说,Bobby就是那个小胖子?怎么可能?那小胖子哪有那么瘦!还那么帅!”John靠着记忆里那点模糊的印象,想要比划出青梅竹马的模样,然后他突然吐槽道,“等等,你说真的?这是什么低俗少女漫的情节啊?!”


       Jean微笑着拍了拍John的肩膀:“是真的哦。偶像剧的灵感也来源于生活嘛。”Jean歪了歪头,轻笑着看着John,这样显得她愈发明艳动人:“所以说,Bobby从来没有骗过你。包括他喜欢你,也是真的哦。”


      John被这爆炸性的消息炸得昏头转向,舌头都要打结了:“等、等一下,真的假的啊?可是他从来没和我说过啊?”


      “说过也肯定被你当耳旁风了吧!!”Jean翻了个白眼,“全世界就他能够这么喜欢你,全世界也就你能够把他忽视得这么彻底。”


      John一句也没听进去,脑子闪过的都是与Bobby在一起时的细节。是的,他怎么没能发现呢?Bobby看见他时的神情,无论何处都喜欢拉住他的动作,偏低的体温……这一切,他怎么能够没发现呢?


       Jean看了一眼千欢传过来地简讯,戳了戳John的手臂,将简讯的内容递到John的面前:“这是Bobby现在的位置,要去追吗?”


       John抬起头,看到Jean早有预谋的笑容,有些气结:“你早就安排好了?”


       Jean耸耸肩:“我哪有那么神通广大。最后决定能走到哪里的是你们,我只是告诉你该往哪里去罢了。”


      John啧了一声,最终还是抵不住内心的愿望,向外跑去:“Bobby的地址发我一份。”


      Jean比了一个“ok”的手势。目送着John离去,边心里感叹自己怎么会讨了这么个舞伴,边麻利地给John发去了简讯。







    外面的雪还在下。地上已经堆起了薄雪。湿滑的地面容易摔倒,行人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行走——但这其中,有一个格格不入的身影正在狂奔着。


     不顾现在自己仍西装革履,不顾旁人投来探视的目光,不顾冷风刮过的刺骨,John只想让自己跑得更快点,更快些去到Bobby的身旁。


      为什么这个白痴不早点告诉自己?为什么自己没有好好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为什么明明心早已被占据了却仍然选择了逃避?John迈动着双腿,脑子里不断反问着这些问题。他听到愈作愈响的心跳,听到心底里祈求着Bobby不要离他而去的声音。


      John路过一个又一个商店,一个又一个街口,身体已经开始透支体力,气管已经透来呼吸的不适,连他的动作已经笨拙到几近摔倒,但心中却越来越明确他的意念——想要见到Bobby,想要拥抱他。






        Bobby此时站在Fanos的街口,他的身旁有一个老旧的邮箱,破败得甚至于上面的红漆都掉了少许——一如他现在破败的心情。周围的人成双结对,或是一家三口。并不十分美丽的心情被欢声笑语围堵住,Bobby感觉此时他孤独得恍若一只隔世的怪兽。


        Bobby抬起头,看到摇摇曳曳的雪花,呼出一口气,白点消融在白雾里。如若他也能消融在空气里,为那人所需,那对他来说,大抵也是个好结局。







        John终于看到自己要找的人。他就现在那,仿佛随时要随着那缥缈的雪一起消失一样。John来不及细想,只遵循本能一般张开双臂拥了上去。









        正当Bobby要转身离去,他突然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他早明白不过了,像是突然花团锦簇,芳香逼人,拥抱住他的温暖让他心跳都停止了。他听到耳边的絮语:“Bobby。”


         “John?”Bobby简直要怀疑怀中的人是自己臆想出来的虚幻——John怎么会在这?他明明应该在舞会里才对。还没等他回拥,John先离开了他的怀抱,拉住他的手,肌肤相触的温暖像是有魔力般迅速扩散了全身,连心脏都变得柔软。


         John感受到对方身体的冰凉,他皱了皱眉,想着没想到他的体温会这么低。但John没有放开Bobby的手,只是紧紧地握好了。


        Bobby看着John皱着眉拉着自己的手。如果觉得冷就放开吧,这句话没等他说出口,他便先看到了John脸上绽开的笑容:“照顾好自己啊,小胖子。”


        深埋于脑海中的记忆被轻抚而出,你看得到他的笑颜如花,你感受得到手中相握的温暖,你感到某些感情就要喷薄而出,某些珍贵的记忆慢慢地散去尘埃,露出它金灿的光芒来。


        “John……”Bobby抱住John的肩膀,力度轻柔地仿佛他怀住了珍宝一般。他轻喃着心口尖的名字,他曾以为John再也不会记起那个名字,那个人,可John没有忘记他。只是这样,Bobby便忍不住想要抱住John,告诉他,他有多爱他。


       “我知道。”John这次毫不犹豫地回抱了Bobby,“我爱你。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John感到颈部似乎有点湿润,他轻笑一声,即使他们的身高差让John有些吃力,但他仍然将Bobby抱得更紧。John感到周围有人驻足停下来,注视着他们,但他没有尴尬地退缩,他只是报以一笑,路人也回以善意的笑容。


       “我也爱你。”John听到耳边传来的,自家竹马的爱语。John失笑了一声,他看着摇曳而下的雪——好像雪势变小了。


       他终于能放肆地说出“我爱你”。


       他没有做错什么事,他只是爱上了某个人而已。从很久以前便爱上了。
       
        
    
        
——————————————————————
      拖了很久的文,久等了。拼死拼活总算在七夕过去前写完了。
    
      对于这对,想写出青梅竹马相爱的感觉来,结果感觉完全不行啊,果然是本人文笔张力不够的问题吗?


      对于John,设定是“拥有许多花边新闻的男孩子”。其实一开始这个设定只是为了接下来他对同性的爱表现出迷惑而设定的,没想到被我拿来当助攻了。_(:3」∠)_其实一直以来,写文的时候我都会直接忽视掉“反对同性恋”的问题,把他们写成喜闻乐见、喜大普奔。但每次动笔前,我都有想过要不要把这个问题反映出来,所以就这样擅自设定了John。我想,对于一个一直身边女孩子不断的人来说,要一下子接受一份同性的爱也是不容易的吧,但是我仍然秉着想让他们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的心情,只写到了“疑惑”的层面,便没有再深入了(是不是心太软了。


       对于Bobby,emmm,恭喜他终于抱得佳人归。


       这章要补充的细节还蛮多的,但我实力有限,实在是找不出该改哪儿了。加上写的时候,还搞错了季节,所以阅读上说不定Bug会很多(。


        总而言之,是篇尽力了但是好像没能写好的文。写这章的时候,也会想着,真好啊,我也想被这样爱着。但是没有呢_(:3」∠)_


        这次太话痨了,但是下次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总之,能够给您带来一点点的乐趣,便是我极大的荣幸了,同时也感谢您能够耐心地看完我的碎碎念并留下红心?


        看了一下时间,这是夜猫党的胜利。


        最后,七夕快乐。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篇文章。


     


      

YAYA亞子:

“I'm sorry, Erik.”


我覺得這是糖(。

染黑兔子:

Marvel幼儿园,全员三岁半系列

p1猎鹰小朋友表示报告老湿隔壁床罗大盾午睡不按时睡觉放了一中午的闪光弹本宝宝还睡个麻痹哟

p3三岁半的内战!好像只有个别小朋友是认真的,其他小朋友表示打内战不如吃果果、打内战不如早恋、打内战不如上天……

p5爱笑的老师最可亲!

以及长胡子的小朋友的胡子是画上去的才不是过早发育呢胡子也不是本体什么的呢哼_(:з」∠)_                            

治疗肾亏的前提是养金鱼:

——和喜欢的人第一次盖着棉被纯聊天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谢邀,拒绝回答。

治疗肾亏的前提是养金鱼:

看到删减的片段真是……

Alex拍Scott肩膀跟他说别闯祸,照顾好自己什么的,临走还回头看了眼Scott,但射射眼睛被蒙着,这些都没看见……

_(:з」∠)_唉满嘴玻璃渣,哥哥那么美,这便当真是……

治疗肾亏的前提是养金鱼:

来块酒心巧克力

射射酒量真是(……)喝气泡酒也会醉【x

涂得太草了简直不敢打tag……

奈良紫月:

作者:kudaieve(tumblr)     汉化:奈良紫月

贱贱读spideypool同人文啦~~ 

(地址:http://kudaieve.tumblr.com/post/139306325609/spideypool-pdmuchas-gracias-a)

白荊木:

不管萌什么
每天都有一群人在撕逼撕逼
真心心累啊(/"≡ _ ≡)=
还是看贱贱安慰小虫来治愈身心吧
难得贱贱那么萌萌哒ლ(´ڡ`ლ)

图片来源·贴吧·侵删